11点半,CEO起床了,本来他还想睡下去,一直睡到自然醒,但一个电话把他吵醒了。电话是电信局的一个小姐打过来的,她在那边问,请问你是“千维建站”的吗,CEO的脑壳里头转了N个圈以后,才想起自己原来还有一个网站叫“千维建站工作室”的。CEO一直是这样,就像一只坏了记性的老母鸡记不得自己到底下了多少蛋一样记不得自己到底有多少网站。而这个网站终于被CEO想起来是因为他曾经给CEO带来过一笔业务,那笔业务足以让CEO记一辈子。因为那是CEO至今为止最为耻辱的一笔业务——在CEO快要断炊的时候,一家公司通过“千维”找到CEO要求给他们做一个网站。本来CEO的要价并不高,对方却如同买衣服一样地和他讨价还价,要在平时,CEO肯定会立即拒绝,但现在,CEO因为油盐柴米的问题不得不耐着性子跟对方讨还。对方也许看出了CEO想做这笔业务的诚意,硬是把价钱砍了一半下来,这笔业务做下来CEO最多也就只能赚100多块,100就100吧,CEO说,也够老子生活几天了。然而就这 100块钱CEO居然都没有能赚到,对方连着否定了CEO设计的好几套方案,最后CEO理所当然地毛了。接连几天的熬夜设计方案使他的肝火升到了脑门,熬得他的双眼发红,CEO就用他那血红的双眼瞪着屏幕给对方敲了一行字“去死吧,你TMD!”然后,不等对方回过神来就把那个QQ拖进了黑名单。

CEO放弃了那笔业务,而且,他从此也就放弃了“千维”,好几个月甚至想都没有想起过这个网站。今天,电信局的小姐居然不知道怎么找到了这个垃圾,而且,将电话打进了CEO的梦中来。所以,CEO的脑壳里头转了N个圈才想起有这么回事情来。对方是来向CEO推销服务器的,她说:“你们这么大个工作室,怎么就不用自己的服务器啊。”CEO心里骂了句“大个鸟啊,全世界除了你恐怕就没有人知道了。”但这句话没有骂出来,毕竟对方是个小姐,而且是电信局的,电信局的人你敢骂吗?多少次CEO的ADSL出毛病了不是赔着笑脸给对方打电话要求检查啊,虽然是对方的毛病,但你把他惹毛了,他就把你的线掐了你能把他怎么办呢。所以,那句话在CEO的心里转了一下就变了,CEO小着说,“呵呵,服务器啊,谁不想呢,不过,我这不正穷着吗?”CEO的笑是假的,但他的话却是真的,他想要一台自己的服务器,这样自己就可以想干吗就干吗了。曾经在一个网站看到一个帖子,叫“要是老子有了钱”,CEO当时就想,要是老子也有了钱,老子就买N台服务器,拿一半自己用,一半送给象老子一样的穷光蛋。不过这话CEO没有在论坛里面说,他不得不保持自己在网友心目中的地位,因为他曾经对人说过他用的服务器是自己买的,目的就是要人家相信他的实力。另一句话说“这不正穷着吗”也算是真的,所以这样说,是因为CEO目前看来并不十分像一个穷人 ——手机、电脑、笔记本……除了房子汽车美女,其他CEO有的他也有,从这些配置来看,他比住在隔壁在电脑城拿3000块月薪的小王富有多了,但CEO没有钱,有钱就不当CEO了,要当董事长。其实CEO现在就是董事长,上至董事长下至保安、清洁工,CEO什么都是,虽然这样。我们的这位CEO却一点也不满足,当他在外面以业务经理或者业务员的身份去谈业务的时候他就想,等老子哪天有钱了就只当董事长了,让王志东张朝阳来当业务员。这是CEO的第二个理想,第一个理想我们刚才已经说了,就是要买N台服务器。但这目前毕竟只是理想,所以他对电信小姐说正闹穷。对方好象就认定CEO很有钱似的,或者就是想泡这个有理想的穷CEO,所以,在电话里缠了很久见CEO仍然不“来电”才终于死了心。但CEO的第三个理想——睡到自然醒,却破灭了。

睡不了觉,CEO就起了床光着身子打开了电脑,CEO就爱这么光着身子在房间里活动,如果正好一周不出门的话,CEO就会一周都这样光着身子。“那么这一周的衣服就不用洗了”,我和读者们都这样想,但CEO不穿衣服的动机却并不在于此,他是喜欢这种干净利索的感觉。至于洗衣服,还不至于这样就被省下来了, CEO对我说,反正他的衣服都要等穿完了才洗。另外,我们其实不用担心CEO被某个有偷窥嗜好的某某讨了便宜,因为CEO住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山上的至高点,虽然这座山从地理位置来说处于这个城市的中心地带,但这里却属于郊区,这是CEO在这个城市生活了一年多时间给这个城市归纳的特点。就在一个城市,这个以山命名的城市的有着你数不完的山,商业区与商业区之间就用隧道来连接,而在商业区与商业区之间的山上,却住着土里刨食的农民,不过现在这些农民都不在土里刨食了,他们大多都盖上几栋倒土不洋的楼房用来租给像CEO一样的在这个城市讨生活的人,而土地,就让它荒着。于是CEO就有了第四个梦想——等老子有了钱,就把这些土地全买下来,把这些山全部开发成富人住的别墅,像花园一样,现在不是有很多富贵人家一到周末就驾车到城外去爬山么,住这里你可以天天爬山,CEO说。CEO还说:“你早!”

后面这句话是对一个网友说的,这时CEO已经打开了QQ。这些人知道CEO有晚睡晚起的习惯,即使在下午五点,他们的问候语都是“早”,因为他们知道,任何一个时候对于CEO来说,也许都是早上。CEO已经习惯了这样的问候,唯一不习惯的是看到刚才那个跟他打招呼的美女头像——大眼睛长头发,正是CEO喜欢的那种类型,但现在CEO却不喜欢这个大眼睛美女,因为他看过这个女人发过来的N张照片,生活的工作的艺术的都有,看过之后,CEO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她,就是——极品丑女。呵呵,四个字了,其实CEO对我说的时候就用的一个字,另外三个字是我根据他当时说话的神情和语气加上去的。后来这个“美女”再发照片给他他就一律不看了,而是直接放进了回收站,CEO给他的垃圾箱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金钱,他说他是一个视金钱如粪土的人。现在这个美女给他发来了请求对话的消息,CEO拒绝了,CEO说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下。在看到这个美女照片之前CEO是不会拒绝她的对话请求的,因为她的声音听起来很甜很性感,以至于从来不愿意看“美媚”照片的他产生了一种冲动。后来这个美媚在发送对话请求的时候CEO就老是有事,终于有一次CEO忍不住了就给对放说,给你讲一个笑话,对方说,好啊,CEO说:“一只狗坐在键盘前,对另一只狗说,在网上,谁也不知道你是一只狗。”对方问,然后呢,CEO说,“完了!”“呵呵,你真幽默!”这个美媚显然没有明白CEO的寓意,或者她根本就是一只狗,一只披着人皮的狗,她甚至还多次向CEO发出“见一面”的邀请。当然,我们的CEO 并没有答应。

CEO将QQ隐了身就开始收邮件,这是CEO每天的一项重要工作,他要看看邮件里面有没有订单,CEO需要查看的订单有很多,有卖东西的,有给人家作网站的,有人家要求投放广告的,但一般情况下,CEO除了垃圾邮件以外什么都收不到。垃圾邮件有很多,CEO都按照顺序一封一封地打开来看,CEO想从这些广告中寻找商机。“谁说这些邮件是垃圾呢,它们就是我的日报。”CEO说。他喜欢“日报”这种说法,他从来不看报纸,说那上面登的尽是鸡零狗碎的垃圾新闻。 CEO除了不看报纸,还不看邮件里的美女广告,他相信“谁也不知道你是一条狗”的说法,他说:“在网上,你休想找到美女。”“那美女都到哪里去了呢?”我问他。“给老总当文秘却了噻!”CEO还深信“文秘”这个说法,于是他就有了第五个理想——等老子有了钱,就聘他十个八个文秘。

我们已经知道CEO有多得自己都记不清楚的网站,同样的,他还有很多信箱,这些信箱都是在那些网站的“联系站长”链接,CEO害怕记不到这么多的帐号和密码,就专门记在了一个文档里面,因为这些邮件地址都是在网上公布了的,所以,每一个信箱每天都能收到好几十封广告邮件,等CEO把这些邮件看完并分类存档或者删除以后,这一天也就已经过得差不多了。当然,中间有可能还会不停地受到“电信小姐们”和“大眼睛美媚”的骚扰。

这一天CEO没有出门,中午冲了一杯速融咖啡,晚上泡了两盒方便面。

这一天的邮件并没有给我们的这位CEO带来灵感,直到他进入梦乡的时候都还在考虑做点什么来实现他的这些理想的问题。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ennethlwc 的頭像
kennethlwc

KennetH 肯尼斯

kennethlw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